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宁海世贸中心 >> 正文

【酒家-小说】樱花劫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音乐响到极致的时候,我的疯狂也达到了极致,舞蹈到了忘记自我的境界,一头长发,随着我的舞动也疯狂了起来,我周围那些正在舞蹈的人,因为看到一个如此疯狂的舞者,所以便停下了舞动的脚步,整个迪厅成为了我一个人的舞台。当音乐嘎然而止的时候,我独自停止了自己的舞步,听到的掌声是给我的吗?这不重要,我要找个角落把自己眼睛里的孤独和寂寞埋藏起来。

音乐变的温柔起来,一对对情侣划入舞池,开始他们浪漫情话的诉说。不停变换的迷离的灯光划过每个人的脸,目光里流动的是暧昧的色彩。这样的夜色,这样的气氛,大概每一个孤独的人,内心都想找一个诉说的伴吧?我无法猜透他们的心事,也无心去猜。

“小姐,我可以陪你喝一杯吗?”浮云就这样手里举着一杯红色的葡萄酒,含着笑走到了我的面前,我欠了一下身体,用微笑的姿态来迎接他,他看我没有拒绝你,便坐到了我的对面:“看你很久了,舞跳的真好!比我这个专业演员跳的还要好。”因了他的这句话,我才想起要看一下他的脸,一张含笑的英俊的脸,很帅气,是让女人看了就会动心的脸,也很熟悉,我已经从这个迪厅不止一次的听到他的歌看到他的舞蹈了:“没想到你会主动找我喝酒,很喜欢你的歌,忧伤而又感性。”浮云笑了笑:“想去兜风吗?我带你去个好地方。”我点了点头。

外面的世界比迪厅安静了许多,连空气也清新了许多,很美的夜色,很美的星星,很香甜的初春的花朵的味道。但我呢,一个漂亮到极致的女孩子,还拥有美好的心灵吗?我知道,从和那个腆着啤酒肚的结近五十岁的大富翁睡过第一夜之后,我的灵魂便不再纯洁干净了,我的灵魂粘满了铜臭的味道,只是别人还没有嗅到罢了。

从聊天中,我知道他的名字叫浮云。

他说他是空中一朵飘浮不定的云,走到那里,便在那里安家,但都不会长久,因为他命里注定要不停的流浪。

“总会想有太阳的天空也一定是布满星星的,只是因为太阳的光芒太过耀眼,所以把闪闪的星星那小小的光芒全给遮挡住了,而月亮的光芒却是如水一般的温柔和蒙胧的,所以在月亮的周围才会有这样多的星星的闪现,所以才会有了黑夜与白日之分了吧?望着这流动的夜色,我的思绪开始飘零。”车停在了一个山波前,我的思绪也被拉回,浮云帮我打开了车门,然后牵住我的手,把我从车上扶了下来。

我看到了漫山遍野的樱花,随着风的起动,我听到了花语,闻到了花香,好美。微风吹落一地的花瓣,用手轻轻一捧,便能捧到满手的樱花。我沉醉在这份大自然的美丽之中:月光、微风、落英缤纷的春的浪漫夜晚,我的心醉了。

当我把浮云带进我那个有二百多平米的复式楼房的时候,我知道,今夜我将属于他,而他也将属于我。我们二个人的唇深深的紧紧的粘在了一起,两颗贴到一起的心同时砰砰的狂跳了起来,没有爱情,我们一样可以做爱,因为我们同时拥有寂寞和孤独。因为今夜,我们谁也不想再拥着寂寞和孤独过夜。浮云就这样坚挺而又霸气的进入到我的身体,我开始以最妩媚的爱语来勾引他对我的爱,用最迷人的姿态来吸引他对我身体的注意和爱抚。

室外,月光流转,夜色静怡。室内,狂风暴雨,爱意正浓。

这爱情本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一种情愫,我不知道我是因为爱上了浮云的身体后才开始爱上他这个人,还是因为寂寞让我疯狂的想找一个人来爱我,反正那夜之后,我开始迷恋浮云,我会天天跑到他的舞厅去为他捧场,我会把那个包养我的老头给我的钱,大把大把的用到浮云的身上,为他送最妩媚的蓝色妖姬,为他买最名贵的手表,名牌的服饰,浮云好象对我的礼物也非常的感兴趣,我的大方,让他在同行面前很是有面子,他开始带我在他的朋友面前出现,并且得意的向朋友介绍:“这是我的女朋友,她可是一个作家。”

其实浮云并不能明白,每每他向朋友这样介绍我的时候,我的内心总是会蔓延开来无限的疼痛——

是啊,我是一个作家,可我的文字呢?我不是儿童作家,因为我写出不儿童作家笔下那份童真童趣的美丽与可爱,所以我的读者中与儿童无缘。我是一个作家,那些成年人却只敢在书店偷偷翻看我的书,可他们却不敢买了带回家,因为他们怕里面那些煽情的文字会被他们的儿女看到。可是他们却不能真正读懂我文字里的那份纯洁的美丽,那份对完美世界的向往和追求。在这个网络时代,这个信息时代,我是一个孤独的三流的作家,我的文字寂寞如我,躲在角的一偶,独自忧伤。我交了今天的房租,吃了今天的面包后,第二天的面包我不知道我将用什么来买。

当我身边的文字朋友慢慢因为钱而变成枪手的时候,我却在为文字悲哀着,哭泣着。

内心的虚荣与金钱无法成为正比的时候,我的思想不再清高,我的灵魂不再完美,我选择了与我身边的文字朋友一样的路,去做枪手。为那些名星、大碗、企业家去写自传。虽然文字里不能署自己的名字,但我却可以得到一笔不菲的收入。就这样,在我接第一担生意的时候,我认识了这个电子公司的一个腆着啤酒肚的结近五十岁名字叫胡浩的董事长。

其实从胡浩看到我的第一眼起,我的文字在他的心目中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妩媚的眼神,我娇娆的身姿,美好的脸庞,已经让他在看到我的第一眼起不能自己了。

他是让他的和他一起共事了三十年的老朋友去我那只有八平米的斗室去说的,其实我那个小屋里面,除了一张床和一台电脑外,再装不下任何的东西,他的朋友在进入我的房间的时候轻轻的发出了感慨之声:“没想到这样漂亮的女作家,竟然住这样简陋的房子。”我没有做答,只是对他莞尔一笑,他开始对我讲那个名字叫胡浩的老总的奋斗史:“胡洁在三十年前开始下海做生意,开始的时候只是一个小小的电揽厂,因为他的善于经营,后来与某大汽配厂签下了订单,也是从那个时候他便开始发家了。再后来,他与那个汽配厂老总的女儿结婚,等那个老总退下后,他便理所当然的成为汽配厂的老总了,再后来,他大胆改革,把汽配厂更名为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从此他便成为了拥有上亿资产的电子公司的老总。”我连连点头说:“看得出他是个非常敬业的老总。”那人点了点头说:“是的,工作上他是个拼命三郎,但他的婚姻并不如意,与妻子的结合纯属生意上的结合,所以他的电子公司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是在他的妻子的名下的,他的妻子脾气怪异,性格暴躁,虽然这许多年了,他总是忍让着妻子,但妻子并没有看到他的好,并且还曾经雇佣过私人侦探跟踪过他,他的妻子总怀疑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但除了在生意场上不得已的应付外,胡浩却从来没有与女人单独有任何的约会,那次跟踪,妻子并没有发现他什么,而他却发现了妻子找人对他的跟踪,这让他大为恼火。”我不能明白,他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这样隐私的生活,怎么可以写进他的奋斗史里?

来人突然话峰一转:“我们是明人不说暗话,胡总从那天第一次看到你,便被你高雅的气质,美丽的外貌所吸引,他想包养你,如果你答应,他可以在你的名下为你买一套二百多平米的复式楼房,买车,再给你十万元的银行卡。”这几句话一落地,让我的头有点蒙,一时无法判定这些话是我听错了,还是来人讲错了。但当我与那人的眼神相对时,我知道,我即没有听错,那人也没有讲错,他是来传达那个名字叫胡浩的老总的意思的。我有点恼怒,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门,然后指着门的方向对那人说:“我限你用五秒钟的时间滚出我的房间,要不我要报警了。”那人看我真是恼火了,便不紧不慢的把一张明信片放在了我的电脑桌上:“希望你静下来后,能再考虑一下,这可是许多女孩子梦寐以求的事情。”

一个人的忧伤,总是与夜色有染,拥着自己的双膝,蜷缩在床的一角,第一次我为自己,为自己的文字流下了悲哀的泪水。拿起手机,我主动拨通了那个名字叫胡浩的老总的电话。那一端传来了他兴奋无比的答应声。

一个月后,我入住进了胡浩以我的名义买的装饰豪华的复式小楼里,只楼下的客厅便有八十多个平米,楼上我们有一间主卧,一间书房,然后楼下一进楼房的门便是一间客房,与客厅并齐,对着是洗刷间,再与客厅对着的是餐厅与厨房,厨房里的厨具全是最现代化的用品,因为胡浩听说我闲下的时候最喜欢做吃的东西了,这让他比较的兴奋,他说:“从与妻子结婚到现在,妻子就没有给他做过一次饭,全是保姆在做。”我对胡浩说,因为自己居住在那个斗室的时候,没有空间做饭,所以每天都吃快餐,面包和方便面,所以从内心最大的希望便是自己能拥有一间厨房,让我来做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去朋友家的时候,我往往会主动帮他们揽起所有的厨房工作,看着菜谱,做出一道道让他们大开胃口的饭菜。

那晚胡浩领着我去一家五星级的西餐厅,然后把一玫钻戒戴在了我的手上,当我们驱车驶向我们的新房子的时候,我的心在不停的颤抖,我不知道我在惧怕什么,我也不知道我这样做是对还是错?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我已经没有退路。

当胡浩把我抱向那个巨大的席梦思床的时候,我听到我剧烈的心跳声,如敲响的小鼓一样的响亮,我想我的心可能要跳到我身体的外面来了。胡浩好象比我还要紧张,当我们两个身体绞缠在一起的时候,他身体的热度,几乎要把我融化了,我悄悄的睁开眼睛想偷偷的看看他,结果我看到他的眼睛都变成了红色,我真的好害怕,他的双手无定所的在我的身体上游走,他的舌勾斗着我的舌,我怕的连呼吸都要停止了,胡浩的手还在我的身体上用力的乱抚着,我不敢出声,心却惧怕到了极点,这个时候意外却发生了,可能是因为胡浩过于紧张的原因,他无法控制自己,他尿床了。

一切暧昧的动做嘎然而止,我不敢看他的眼睛,然后从床上爬了起来,独自走进洗刷间去洗澡了。

洗完澡出来,胡浩已经换下了床上所有的用品,我没有多说一句话,一身轻香的躺进他的臂弯里面,背对着他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无法呼吸的疼惊醒,感觉身上好象有千斤重担一样的累。我想睁开眼睛,但心里明白,不用睁,我真的无法躲过这一劫了,胡浩狂热的吻,如雨点一般落遍我的全身,我的身体里好象有千百只虫子在爬动一样,让我悸动不已,胡浩这次好象胜券在握,他不急着进入我的身体,而是不停着亲吻着我身体最敏感的部位,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开始用最积极的态度来配合胡浩在我身体上的每一个动作。

一阵刺痛,几点落红,我知道,从此以后,我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女人。眼泪随着暗夜、随着寂寞、随着孤独、随着我虚荣的灵魂洒落一地。

从此胡浩把我当宝贝一样的捧在手心,虽然我不能出现在他任何的正式或者非正式的场合,但他却用最执着的心爱我,他说:“是我让他找回了年青时候的感觉,是我让他有青春还在的感觉,我就是他的心肝、他的宝贝。”每一个女人都喜欢男人的甜言蜜语,我也不例外。

从此我过上了极为奢靡的生活,我对文字已经失去了灵感与兴趣,我天天与寂寞为伴,与孤独为伍,因为胡浩是不能天天陪我的,因为他每次来都要小心翼翼,因为他每次都是匆匆来,再匆匆去,丢下的只有钞票。于是,我学会了逛舞厅、学会了跳各种各样高难度的舞蹈,同时也学会了抽烟、喝酒。

在没有认识浮云之前,我一直以为自己的灵魂死了,因为只有死了的心,才会麻木到不知道廉耻,才会去做别的人情妇,才会去花明明不属于自己的钱。

但浮云却开始让我已经死了的心,如这春天悄悄萌动的生命一样,开始复苏。我的脸上笑容明显多了,也由原来的白净变的有光彩了起来。每天我都会去捧浮云的场,然后在下半夜,我们会一起回到浮云的小房子去说诉不尽的情话,我会为他做一桌他喜欢吃的饭菜,我会为他放好不热不冷的洗澡水,我会主动退掉自己身体上所有的衣服与他不停的做爱。

浮云的歌声,浮云的英俊、帅气、甜言与蜜语,已经让我深深的陷入了这个爱情的漩涡,欲罢不能。

我周旋在两个男人之间,胡浩给我的爱是温柔的是平静的,并且他还可以给我一份最为优厚的生活。与浮云的爱,如火一样炽热,让人无法抗拒,每次见到他,我都有一种情不自禁想投到他的怀里与他做爱的冲动,真的,我太爱他了,爱到没有退路可言。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的往前走着,转眼之间,半年的时间过去了。我已经找不到自己人生的方向与目标,浮云所走的方向,就是我的方向,他所要做的事情,就是我的目标,所以当有一天浮云对我说有一家唱片公司的经纪人听到他的歌后,感觉他的声音非常的特别,想让他出唱片,然后在网络上让他走红。这对于浮云一直想成为正式歌手的梦想来说,真的是一个好消息,我便大力支持他,但浮云却又对我说:“那个经纪人说如果想出唱片,要先付五万元钱的定金。”我没有丝毫犹豫的对浮云说:“你放心与那个经纪人谈判吧,钱的问题由我来解决。”浮云一听高兴的抱起我便是一圈。看到他如孩童一般的笑容,我的心也唱起了歌。

小儿癫痫有哪些症状比较明显
中医怎样治疗颠病
黑龙江市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户枢不蠹网 | 哈尔滨按摩招聘 | 符医天下 | 常识题及答案 | 海水珍珠项链 | 真灵九变顶点 | 纸板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