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成武一中贴吧 >> 正文

【酒家】胭脂雪(小说)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洛小雪一推开888包厢沉重而华丽的金属门,就看见昏暗暧昧的灯光下,腰身扭得像条水蛇的胭脂一脸媚笑,坐在一个中年胖男人粗壮的大腿上。

一看到这个画面,洛小雪就有一种想要马上退出去的冲动,但是她不敢这么做。在来之前,领班李岩对洛小雪说,是胭脂点名叫她进这个包厢服务的。

胭脂是谁,不仅是7号公馆小姐中说一不二的大姐大,还是这里最大股东殷总放在心尖上疼的美丽情人。别说是洛小雪——这个比搬运酒水的服务员地位高不了多少的包厢服务公主,就连这里的那几个经理见了她,也一个个都是点头哈腰满脸堆笑,恨不得去给这位姑奶奶擦擦她那双高得足以让洛小雪瞠目结舌的皮鞋。

胭脂一看见洛小雪的出现,就把一边她那条雪白的胳膊摆动得像春天里的柳条似得,一边用她那娇滴滴的声音说,小雪妹子,过来,介绍几位贵客给你认识认识。

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洛小雪似乎有些明白胭脂叫她过来的用意了,她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声“婊子”,就欲转身离开这个肉欲横流的地方。

一直立在她身后的李岩高大的身躯挡住了洛小雪的去向,洛小雪听见这个介绍自己到这里工作的老乡用苦苦哀求的语气说,小雪,你不要为难我,这位姑奶奶,咱可得罪不起,你不在乎这份工作,也要为我考虑考虑呀。

洛小雪想起自己当初孤身一人到云江市这个陌生的地方找工作时,面前的这个人不仅慷慨大方地帮她解决了当时的食宿问题,介绍她到7号公馆做了一名负责包厢服务的公主。所谓公主,就是每天服务好指定的几桌客人,就可以赚到比服务员高出一倍的工资。而且,在洛小雪进入这个鱼龙混杂的娱乐场所工作的三个月里,李岩也没少照应她,给她解决了不少喝醉的客人没事找事的麻烦。

洛小雪心里也很清楚,如果不是实在推脱不了,一直把自己当妹妹一样照顾的李岩也不会让她进来的,她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不能连累了这个帮助过自己的好心人。

李岩见洛小雪脸上迟疑不决,拍着胸脯说,放心小雪,胭脂跟我保证了,不会让你吃亏的,就是陪其中的一个人唱几首歌,绝不为难你。要是谁敢为难你,你就打我电话,就算丢了工作,我也不会坐视不管的。

有了李岩的这句话,加上平时对胭脂说话还算算话的个性有所了解,洛小雪一横心,转身朝着穿一身金光闪闪的礼服的胭脂所坐的方向走了过去。

2、

还没在沙发上挤出来的一小块地方坐定,胭脂便一脸亲热地拉起洛小雪的手,面朝着洛小雪右侧穿深色西服的中年男子说,邵总,这就是我们7号公馆最清纯的姑娘了,比纯净水还纯,连妆都不肯化,要不是长得还算水灵,早就被开除了。邵总您看看,还满意吗?

胭脂说这番话的声音像掺了蜜一样,恨不得把那个被她称作邵总的男人淹死。

洛小雪看了一眼那个所谓的邵总,发现他也正打量着自己,不过目光还算和善,没有其他围绕在胭脂周围的男人们那么让人做呕的色迷迷。

洛小雪的一接触到这个陌生中年男人的目光,就迅速地低下了头,直盯盯地看着自己的黑色低跟皮鞋,不敢抬头再看他一眼。

你叫小雪?好名字,跟人很般配。你——不要害怕,我不会对你怎么样,只是想找个人一起唱唱歌。醇厚的男中音穿透盘踞在包厢里骚动不安的空气,传进洛小雪的耳朵。

洛小雪依旧不敢抬头,只点了点头,用因为紧张而干涩的声音“哦”了声,算作是回答。

哟——胭脂故作惊讶的一声惊叹,像是在稍显尴尬的空气里洒了一勺蜜糖,甜腻得让人无法拒绝,她用千回百转的语调说,还是邵总懂得怜香惜玉呀,像我胭脂这样的庸脂俗粉——自然是没有这样的福分——得到邵总的体贴了——

洛小雪忽然觉得那糖没有一开始那么甜了,像是掺了浓浓的醋。

呵呵呵——邵总爽朗地笑了,说,我是不习惯享受朱总这样的艳福,若不然的话,肯定是非找胭脂小姐不可的,胭脂小姐的魅力,朱总没少跟我提起过啊。

涂了厚厚睫毛膏的眼睛眯成了一条弯弯的月亮,亮晶晶的光彩在戴了美瞳的瞳孔上一闪一闪,显然,这句不露痕迹的赞扬,胭脂很是受用。

胭脂笑了,笑声又像是刚从蜜罐里打捞出来的。

怎么?难道我朱某人功力不够,满足不了胭脂小姐吗?被胭脂压住大腿的男人在怀中美人儿的大腿上拧了一把,用粗大的嗓门说。

果然是人如其名,这么下流,不,他可能连猪都不如,不能侮辱了猪。洛小雪听到这句下流露骨的话,心想。

胭脂扭动了一下腰身,蛇一样盘上那位朱总的身体,双手挂到满脸红光的男人肩膀上,笑得极为淫荡,朱总,这功夫好不好呀,可不是你自己一个人说了算的哦——

果然是一对狗男女,一个比一个下流。洛小雪在心里暗骂。

3、

幸好那位让胭脂叫洛小雪进来的邵总好像真的与他们有所不同,他让洛小雪帮他点了几首男女对唱的歌,让洛小雪跟他对唱,唱完了,就真的让洛小雪出去了,连酒都没叫她喝一口。

这让洛小雪觉得自己还是有几分幸运的。

洛小雪记得邵总叫她点的其中一首歌是张国荣与辛晓琪原唱的《深情相拥》,这首歌她也很喜欢,所以唱的时候很投入,唱完以后,包厢里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让洛小雪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邵总看着这个青涩的年轻女孩,脸上露出一个复杂的笑容,说,小雪,你唱得很好,谢谢你。

洛小雪把头垂得更低,很小声地说,邵总笑话了,我唱得不好。洛小雪的心里并不讨厌这个半小时之前完全陌生的男人,而且,因为对方对自己流露出来的尊重风度,让她对他产生了几分敬佩和畏惧,就像小时候对父亲的畏惧一样。

第二天,洛小雪从胭脂口中得知,邵总是她们所在的云江市教育局局长邵君庭。原来是教育局的,难怪会有这么好的修养和风度。洛小雪想。

十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洛小雪在7号公馆另一个豪华包厢里再次见到这个有过一面之缘的教育局长时,拘谨地主动与他打了个招呼,用紧张的声音说了声,邵局长好。

邵君庭依旧笑得很和善,连连摆手说,在这里不要叫我局长,叫我邵总就好。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叫小雪,对吗?

洛小雪点头,然后很自然地在邵君庭的邀请下陪他唱了两首歌。其中的一首,依然是上次唱过的《深情相拥》。

邵君庭似乎很喜欢这首歌,唱得很动情,他的声音本就有着几分低沉的磁性味道,唱这首并不很难唱的经典情歌是游刃有余。

唱完之后,不出洛小雪意料地掌声四起。

4、

洛小阳被学校开除的消息从电话那头母亲哭泣着的声音里传进洛小雪的耳朵的时候,洛小雪感觉自己像是被晴天里忽然响起的一个霹雳给劈中了,感觉有些天旋地转。

要不是为了让自己这个品学兼优的弟弟考上大学以后,不会因为缺钱而像自己一样沦为一个打工者,洛小雪也不会一个人冒着风险,跑到全然陌生的云江市来找工作,差一点就流落街头。

而且,如果不是家徒四壁实在拿不出钱供弟弟上大学的话,洛小雪也不会不顾男朋友沈墨的反对,在7号公馆这么乱的娱乐场所上班。一个月工资三千的诱惑,她实在无法拒绝。高中都没有读完的洛小雪,若是找别的工作的话,怕是两千块的月薪都赚不到。她实在是太需要钱。

母亲的声音似乎是从遥远的地方飘过来的,她哭着说,小雪,你要帮我想想办法呀,小阳不能就这么毁了呀——小雪——该怎么办?怎么办?

挂了电话之后,洛小雪的心里乱得像是装了一团理不清扯不断的麻。

洛小阳是跟校外的小混混打架被开除的,放学后的洛小阳碰上他们调戏一个女孩子,就跟他们打了起来,这事也不能怪小阳,这个弟弟,喜欢打抱不平也不是一天两天,洛小雪曾经为此感到很骄傲。

可是这一次,面对如此严重的后果,洛小雪实在是骄傲不起来。

如果是平时,跟小混混打架最多就会被学校记个过,不会有被开除这么严重的后果,可是偏偏洛小阳运气那么差,被他打伤的两个混混里面,有一个是他校长远房亲戚的儿子。

伤者家里人的一通电话,就将这个平日里备受各个科目老师喜爱的好学生判了死刑,谁也不敢替他说话。

不仅如此,他们还面临着一笔两万元的赔偿,这是公安局根据伤势以及与伤者家人协商后判定的,如果不给的话,洛小阳就要去坐牢。

真是祸不单行。

眼下,洛小雪当务之急是要先想办法解决那两万元的赔偿款,即便是弟弟再也不能回到学校,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去坐牢。

洛小雪首先想到跟自己冷战了两个多月的男朋友沈墨,可是还没等她把话说完,就遭到了余怒未消的沈墨毫不客气的拒绝,他说,洛小雪,你把我当什么了?提款机还是你家私人银行?要钱的时候就知道找我了,这么些天我没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知道主动给我打一个?

其实,在打这个电话之前,洛小雪就想到了会是这个结果。她跟沈墨互不相让的性格,已经不止一次导致两个人差点分手。

而且,就算洛小雪跟沈墨没有闹矛盾,她觉得自己这样问男朋友要钱也是不太好的,若不是实在没有办法。骨子里有一股清高和倔强的洛小雪,一直都想要靠自己的努力自立自强,不想去依靠任何人。哪怕这个人是自己的男朋友。

沈墨刚从大学里毕业,在一家小广告公司实习,其实真的也没什么钱。洛小雪是知道沈墨那个妈妈有多么精明的,她不可能会给已经工作的儿子这么大一笔钱。

洛小雪左思右想,无言以对,只有默默挂了电话。

5、

听到洛小雪说想要借钱,李岩几乎是没有考虑地就答应了,接着问道,你要借多少?小雪。

当洛小雪把两万元这个数字说出来的时候,这个讲义气的男领班沉默了一会,说,我没这么多,一千两千还有,对不起啊小雪,我以为——你借得不多——

李岩说的是实话,他的工资本就比洛小雪高不了多少,每个月,他还要把其中的大部分寄给农村的老家,他家正在修建新房,这是李岩两个月前就跟洛小雪说过的。

一筹莫展的洛小雪几乎是要哭了,她像是问李岩,又像是在自言自语,说,我该怎么办?我妈说,如果一个星期之内不把钱给他们的话,我弟弟就要被抓到牢里去了。我该怎么办——说着说着,眼泪就从洛小雪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里流了出来。

这个样子的洛小雪,让李岩很是心疼,忽然,他像想起来什么似得,说道,要不——小雪,你去找找胭脂吧,她有钱。而且,就算她自己不肯借,她也是可以在借款单上签字,从店里给你提前支取工资的。

胭脂掌握着7号公馆日常支出的财政大权,洛小雪是早就知道的。听了李岩的话,她觉得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于是马上擦干眼泪,对李岩说了好多个谢谢,快步朝着胭脂的办公室方向走去。

胭脂听完洛小雪的话,并没有表现出跟李岩一样的热心,她坐在那张银灰色皮质沙发椅子上,妩媚妖娆的身子几乎动都没动一下。接着,她将神色焦急的洛小雪从头到脚细细打量了一遍,然后一边将水葱似得右手伸到眼前,看着自己刚做的华丽指甲,一边不冷不热地说,小雪,你这——很让我为难呀——你是不知道,公馆里最近的资金运转出了些问题,我把自己的钱都填进去了,如果让殷总知道我现在还私自同意预拨工资的话,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胭脂的这番话,不仅明确地告诉洛小雪预支工资不可能,还一举两得地表示了自己也没钱,明摆着,就是不肯帮忙。

两万元不管是对7号公馆还是胭脂本人来说,都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小数目,她的这些借口听起来越是牵强,就越是表明了是在故意推脱。

洛小雪心灰意冷,正准备转身离开,忽然听胭脂尖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小雪,你不是认识教育局的那个邵总么?

洛小雪回过头,不明白这个狡诈的女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胭脂笑了,傻丫头,这个邵总可来头不小啊,我能看出来,他对你印象还不错,你找他试试,说不定——不仅能解决钱的问题,连你弟弟被开除都可以挽回了呢——你别忘了,他可是教育局的,正好管学校的事。

洛小雪虽然不太喜欢胭脂的这个建议,但是她回到宿舍,躺在自己那张一翻身就吱吱作响的单人床上,苦恼地左思右想了一个晚上,发现自己也就剩下这唯一的一个办法可以试一下了。

第二天,洛小雪去了云江市最大的家乐福超市,用银行卡里仅剩的钱买了两条中华烟,放进7号公馆员工休息室的更衣柜里,准备等再次见到邵君庭的时候给他,让他帮自己这个忙。

虽然洛小雪觉得自己的这种行为无异于行贿,但是为了自己的弟弟,她没有别的选择。无功不受禄,但是也没有平白无故的出手相助,这点浅显的道理,洛小雪还是懂的。

洛小雪总算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花钱走后门了,真正事到临头而没有办法的时候,人真的是会孤注一掷的。

6、

或许是老天爷感觉到了洛小雪急切的心情,第二天晚上,洛小雪就见到了已经十几天没有露面的邵君庭。

7号公馆大厅提供给贵宾休息的雅间里,坐在沙发上的邵君庭得知洛小雪遇到的难处之后,几乎是想都没有想,当下就从放在桌子上厚厚的钱包里拿出两叠捆好的钱,说,这是小事情,你弟弟在哪个学校?回头我给他们校长打个电话,虽说教育局没什么权利,这点面子还是有人给的。

洛小雪没有想到,让自己感觉天崩地裂的问题这么几句话就解决了,一时间高兴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除了谢谢,她想不出自己应该说什么。

合肥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
癫痫病人发作时该如何护理
中药可以治疗癫痫病吗

友情链接:

户枢不蠹网 | 哈尔滨按摩招聘 | 符医天下 | 常识题及答案 | 海水珍珠项链 | 真灵九变顶点 | 纸板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