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车用蓄电池 >> 正文

【浪花】让华尔兹一直舞起来(散文)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西天夜幕上镶嵌着一枚弯弯的月亮,月亮下是伴随着华尔兹舞曲起舞的舞者,舞者当中有一袭红色的石榴裙在旋转,旋转的人叫阿丽,阿丽是舞场里的华尔兹皇后。

阿丽很漂亮,漂亮得简直让女人嫉妒的眼睛里冒火。虽然已经过了暮春之年,但是苗条的身段依旧如出水芙蓉一样婀娜,随意一个动作都带着舞蹈的韵味,白皙的皮肤有如羊脂玉一般,光滑细腻的能浸出玉珠来,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地绾在脑后,蓬松自然又不显凌乱,不描眉,不画唇,不施粉黛的瓜子脸,红润俊俏又楚楚动人,尤其是那一双会说话的眸子,总是散发出柔和的光彩。

70年代末期,阿丽从农村返城后,被分配到了某国有企业,当了一名仓库保管员,那一年她二十二岁。如同一朵艳丽的牡丹花盛开在一片绿草丛中,顿时引来了无数蜂蝶地追逐。在这场追逐中,一位叫张清的年轻的机械技术员,以英俊的外表和诚实的语言,还有飘逸潇洒缓慢抒情的华尔兹舞步,赢得了阿丽的芳心,摘下了这朵娇艳的花朵。从此,花园水畔到处都留下了这对有情人的倩影,广场舞厅无处不旋转着他们优雅的华尔兹。

瓜熟蒂落,水到渠成,一年后,二人在人们的羡慕的眼光里走进了婚礼的殿堂。婚后小两口儿夫唱妇随,虽然日子过得不宽裕,倒也甜蜜美满,又一年后,阿丽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又给这个小家庭带来了无限的乐趣。

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80年代末期,孩子已经长大上学了。靠着两人的死工资,家里的收支开始捉襟见肘,偏偏此时单位也开始不景气起来,经常是几个月不发工资。没办法,张清利用休息日和晚上,到一家私营单位做兼职,旋转的华尔兹也慢慢地停下了脚步。

日子就这样紧紧巴巴,一天一天地过去了。岂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儿子刚上初中时,一场塌天般的灾难降临到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张清被检查出肺癌晚期。为了给丈夫治病,阿丽花光了家里那点儿可怜的积蓄,还借遍了亲戚朋友。不到一年,张清给阿丽留下了几万元的债务,带着无限的眷恋撒手人寰。谁知“屋漏偏逢连阴雨,行船又遇顶头风”,当阿丽还沉浸在悲伤的泥潭中没有拔出脚来的时候,又一个不幸接踵而来,她所在的单位破产了,她在一夜之间成了弃儿。

她拿着一万多元买断工龄的钱,仰头面对苍天怒问,老天爷,这是为什么,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地对待我!

突如其来的厄运,就像一块块巨石,把阿丽压得几乎迷失了生活的方向,丧失了生活的勇气,差一点儿误入了魔鬼的殿堂,是儿子的一张张优秀成绩单,把她从魔鬼的身边拉了回来。

“为了儿子,我必须坚强地活下去,一定要把儿子培养成人,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她暗暗地在心里对死去的丈夫发誓。

她振作起精神,参加了面点班学习,学习各种面点制作,几个月下来,她基本掌握了全部面点制作技术。

她卖掉了家里四十多平方米的房子,还上了借款,又用余下的钱在临街租了间门市房,里间住人,外间当面点作坊,开了一家烧饼店。

从此,街面儿上少了一位丰润犹存的俏佳人,临街的店铺多了一位烤烧饼的美大嫂。

“哎,那边开了一家烧饼店,老板娘长得相当漂亮了。”人们口口相传。

一时间阿丽的烧饼店顾客盈门,这里不乏一些好事之徒。过了三四天顾客渐渐少了,最后门可罗雀,倒是多了几个下三烂,没话找话地撩拨阿丽。阿丽装作没听见,没看见,自己忙自己的,但是顾客越来越少,生意越来越差。

阿丽想起了面点学校的老师,她找到老师向老师请教。老师称赞她勇气可嘉,刚学完就敢自己开店,这真叫人佩服,答应到阿丽的店去帮她一段时间。就这样,阿丽在老师和几位同学的帮助下,烧饼店起死回生,渐渐地红火起来。

饼店的生意也就是从早上到中午,忙得不可开交,过了中午基本就没有人光顾了,下午闲下来的她望着街面发愣。到了晚上吃完饭,她只能坐在狭小的里间呆呆地看着儿子写作业。

“妈妈。你出去溜达溜达吧,别老闷在家里。”儿子懂事地说道。

“上哪溜达呀。”阿丽幽幽地自语道。

儿子放下笔收拾起作业:“妈妈,我写完了,我陪你出去走走。”

儿子拉着阿丽的手来到附近的公园。公园里扭秧歌、跳广场舞、唱歌的人很多,阿丽在一处跳交谊舞的地方驻足观看。一曲响起,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不由自主地走进舞场,随着优美的华尔兹舞曲旋转起来。

“妈妈,你的舞跳得真好看,你以后不要在家陪我了,你去跳舞吧。”回家的路上,已经长得和阿丽一般高的儿子说道。

从此,火红的石榴裙又随着优美的华尔兹,在月光下旋转起来。

烧饼店生意好了,阿丽的心情舒展了,憔悴的面容开始红润起来了。但是一些风言风语也随之刮来,什么阿丽烧饼店不是因为烧饼好吃,是靠漂亮的脸蛋儿赚钱,什么去买烧饼的人都是冲着看小寡妇去的,甚至还说她每天晚上到公园跳舞,是为了勾引男人。有人把这些话告诉了阿丽,是旁边那家油饼店老板娘说的,她只是莞尔一笑。

阿丽拿着两个烧饼来到油饼店,油饼店老板娘一愣,傻傻地说不出话来。阿丽咯咯地笑着说:“大嫂,没事儿,我想拿我家的烧饼换你家的油饼吃,你看行吗?”

“行,行行。”老板娘忙不迭地答应着,赶紧给阿丽装油饼。阿丽伸手拦住老板娘,只是用手撕了一小块儿放到嘴里,然后笑着说:“大嫂,你家的油饼挺好吃的,吃到嘴里有一股麦香味,还能把嘴弄得油汪汪的,吧嗒吧嗒嘴,还有甜味。”说着就咯儿咯儿咯儿地笑起来道,“嫂子,你看我这模样还用到公园勾引男人吗?”

老板娘看傻了眼,她没想到阿丽笑起来是那么的好看,说出的话既不伤人,还能提醒人,不要背后嚼舌头搬弄是非。

几个下三烂蹲在烧饼店前的马路牙子上喝酒,看着阿丽说一些不三不四的话。阿丽送过去两根黄瓜和几棵大葱,说:“几位大哥,干拉多没意思,老妹儿给你们加个菜儿,小心点儿,大葱辣眼睛。”又说,“我这儿是饼店,没有座位,辛苦几位大哥天天在这捧场了。”说完又咯儿咯儿咯儿地笑起来,笑得是梨花乱颤海棠落雨,弄得几个下三烂面面相觑,不敢直视,从此后再也不到那儿去了胡咧咧了。

一晃,四年过去了,虽然细细的皱纹悄悄地爬上了阿丽的脸颊,几丝银发也偷偷地躲藏在她的鬓发里,但她的努力得到了回报,也兑现了对亡夫发过的誓言。她靠着一双手和一颗对生活充满希望的心,将儿子抚养成人了,儿子也没有辜负阿丽的期望,很争气地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当儿子把录取通知书递给她时,她真是百感交集,她拿着儿子的录取通知书,一个人来到丈夫的坟前号啕大哭……

儿子上大学去了外地,阿丽没有去陪读,她说孩子就应该独立,不能像母鸡护雏一样,那样对孩子的成长不会有太大的帮助,只能增加孩子的依赖性。她扩大了门面,又雇了几名下岗女工和面点师傅,增加了馄饨、拉面、水饺和炝拌菜等品种,开起了小吃店当起了老板。

阿丽的故事打动了许多人,了解她的人总是被她感动。

阿丽最能打动人心的不是她靓丽的外表,也不是舞场上那旋转的华尔兹舞步,而是她那看似柔弱,实际坚实的一副臂膀;是她那在困境中,依然保持乐观向上的心态;是她受伤无助哭泣后,依然像银铃般的笑声。

生活本来就像旋转的华尔兹,有升有降,有急有缓,只要勇敢地迈出前进的第一步,火红的石榴裙在人生的大舞台上就能舞出精彩。

得了癫痫病怎么治
南宁那家医院治癫痫
辽宁癫痫病正规的医院

友情链接:

户枢不蠹网 | 哈尔滨按摩招聘 | 符医天下 | 常识题及答案 | 海水珍珠项链 | 真灵九变顶点 | 纸板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