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荷叶减肥效果 >> 正文

【江南】夏蝉绝歌之咫尺之距(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夏蝉绝唱

【一】

枝上的夏蝉孜孜不倦的叫嚷,我喜欢夏蝉,唱尽一个夏,秋临时生命就殁了。和我一样,我的夏天已经在八月的尾巴上了。

医院的病房总是很安静,数着墙上的钟声数到困倦,醒来一直重复。我床头搁着一个日记本,是馨送我的,说是在庙上求来的,还排了三个多小时,说是将每一天的日记写在上面,就会受到神的眷顾。很好笑,她是一个执著的女孩,很开朗,喜欢幻想。这一点和我一样,生命旅途能遇上她,我真的很幸福。我拿起钢笔写下了一句话:这里静得寂寞,床头却有一抹阳光,捂在手心,全身都是温暖。

我正在熟睡,睁开惺忪的睡眼,我看到了馨、大壮、宇、还有阴阴。他们手里捧满了淡雅的满天星,放到床上,床被上瞬间遍地花开。那股芬芳清淡适中,眼眸似乎顷刻间看到了微凉的夏夜天空,璀璨的星辰光芒夺目。

“卷默,头还痛吗?这是我和馨给你煲的大补汤,有新鲜的红枣,还有……”

阴阴的声音还是那样动听,像黄莺细脆清亮,我陶醉在她的声音里,看着馨和阴阴眼睛下面浓重的黑眼圈。我接过她手里的汤,就大口的喝,眼泪掉进了汤里,有股微咸。透过汤腾起的雾气,我有看到馨和阴阴的笑容,灿若夏花。别人告诉我阴阴很少笑,但阴阴听说了,跑到我的跟前,凑到我的耳边,告诉我:“阴阴的笑是卷默专属的哦。”我的心扉感动的让我说不出话来,径直抱住了阴阴,没心没肺的大笑。

“卷——卷默,这个给你。”大壮从身后慢吞吞的掏出一个很大的毛绒熊,递到了我的手上,然后退到一边,脸颊烧得通红,并用手挠着后脑勺。

大壮是个很强壮的大男孩,别人爱叫他金刚,其实他坚强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比女生还细腻的心,他只要和女生多说话就会脸红。嘿嘿,我和他是在去年冬天的圣诞节认识的,之后,就成了很要好的friend。

【二】

“卷默,这是音乐会的几张门票送给你。”透过圆框眼镜可以看到宇那双有神而水亮的眼睛,忽闪忽闪着,又让我想到了天幕的启明星。

“那么明天周末一起去听音乐会好不好。”我手里捏拿着四张音乐会门票上下舞动。

“可是……”馨用眼睛将我打量了一番。

“没事的,我只是患了风寒刚退烧的,脸苍白是自然,很快就会回到四人帮队伍的,我没事的,只是小病而已。”末句我的尾音很清,赤裸裸的表明我在说慌。

阴阴拉着我的手问我:“卷默没事,是吗?”

“卷默可是仙人掌哦,生命力没那么脆弱。”我将手搭在了阴阴的肩上,浅露微笑。阴阴她们的脸上都绽开了笑靥,病房里洋溢着银铃般清脆的笑声,枝上的夏蝉不再寂寞,歌声里也充溢着令人回味的欢愉,我的头还是有些疼,但我笑得让我忘记。

头痛反反复复了几个小时,越来越加大用量的“感冒药”也开始不起作用,妈妈,对不起,您悄悄撕掉止疼药的标签,然后贴上感冒药的标签,这些我都知道。我真的害怕我会在某个当儿悄然离去。父母一直瞒着我的病情。可是,我总透过门上的玻璃小窗看到妈妈热泪盈眶。后来,我偷听到了医生与妈妈的谈话,我知道了原来我的头痛是因为脑癌,我并不害怕死去,但我害怕和朋友,爸妈分开,真的舍不得。医生告诉妈妈,我可以回家享受最后时光,妈妈不停的摇着头,软瘫在地上,眼泪决堤,没有声音,因为害怕我听见,妈妈给医生磕头,环抱住他的大腿,小声哀求,句句悲语,戳痛我的眼睛和心脏,这一幕,我都听到了,看到了。

妈妈掏出湿巾纸反复擦拭了微红的眼眶,走到了我的床边。

“默默,我们可以回家了,医生说你的感冒好了。”妈妈的脸上拧出一个微笑,一点也不真实,一眼可破。

我知道感冒不会有这么痛进骨髓的头疼,妈妈,你的谎言好假。“真的吗?”我鲤鱼打挺般起身环住了妈妈的脖子,吻了吻她的脸颊,我又感到一抹冰冷从妈妈的眼眶里坠落,湿了我的衣襟。在门转角我看到了灯光留下的阴影,看得清,那是爸爸。那影渐渐远去,越来越小,忧郁而悲伤。

回到家,各个角落的装饰与摆设。在医院久了,感觉它们好陌生,但很亲切,情不自禁地勾起昔日记忆。和爸爸妈妈一起吃饭,看电视……不知从何时起它们离自己的距离好远,只能在记忆里攫取。晚饭,我要求在家里吃,盘子里的菜都是我爱吃的,色泽鲜艳,很美味。虽然我放进嘴里,我发现我的味觉已经尽失了。爸爸妈妈没有动筷,只是默默地看着我,一顿饭只是我一个人在埋头吃,我不敢抬头,我害怕流泪,我不能让爸爸妈妈流泪,因为我会心痛。

【三】

我回到了房间,从衣橱里拿出了一条绿布绸裙子,有叶脉花纹,上面绣有一只夏蝉,第一次穿这条裙子。掏出馨送的日记本,我写下了一句话:秋天快要来了。珍珠白从我的眼眶滴落,在白净的纸上,绽开一朵透明的莲花,钱币大小,却清晰可见。

换上裙子,朋友们早早在门口等候,他们骑着自行车来的。我和阴阴一起,坐在自行车上,我感觉得到风从脸颊划过的柔和,阴阴黑如浓墨的秀发在我的脸颊前拂动,那种淡淡的兰香,此生都不会忘记。我用尽所能将这些琐碎美好记住,以后到秋天了就不至于太孤独。宇的自行车是黑色、大壮是灰色的,馨是白色的、阴阴是蓝色的,我的是粉色的,只不过多年前就失修下岗了。这些我都要记住,秋天里,我就可以只盯着这几色,在天空俯瞰就方便找到他们了。音乐厅比预想的人要少,我们坐在前排,演奏的是《天空之城》,悲伤,动听。

很可恶,头痛又患了,我加大了比平常用量大两倍的剂量,喝着矿泉水一大把咽了下去。眼皮很不争气,总想合上,我用手指掐了掐大腿。

“卷默,怎么了?”阴阴碰了碰我的手臂。

“没事,这曲真的很好听。”我回头瞥了一下,我发现大壮他们一直都盯着我。整场音乐会结束,我发现他们一直都关注着我。他们赐给了我力量,我不能倒下,因为自己还有弥足珍贵的朋友在为我支撑这快要倒塌的天空,我不能不争气。

迎来了第一场夏雨,雨丝轻扬,可以看见枝上的夏蝉在雨中挣扎,声声嘶哑低沉。阴阴他们坚持要送我回家,撑着阴阴的雨伞,欢笑着送他们回家,门上留着纸条:默默,爸爸妈妈到庙上去祈福去了,希望默默今后可以考个好大学。嘿嘿,其实是想去祈求菩萨让我快点好起来吧。爸爸和妈妈的希望只剩下了菩萨了。

【四】

背着斜挎包装着馨送我的日记本,毛绒熊……独自撑着雨伞走在枫树林里。抬头望去,绯红正悄悄烧上叶面了,青石铺着的大道,很宽,沿道有很多长椅。这里很安静,没有夏蝉在歌唱,我撑着雨伞坐在树下,在泥土间看到了一只奄奄一息的夏蝉,他真的倦了,嗓子也哑了,再也唱不出声了。

撑着伞,朝着目光尽头走去,手握着钢笔写下了几个字:夏蝉绝歌。又坐在木椅上,我感到手腕没有力气了。伞从手里滑落,落在了地上,任由风吹得离自己好远,我竭力抱着馨送的日记本和毛绒小熊,紧紧地抱着,贪婪地吸取着上面的阳光,我真的好冷、好冷。秋天来了,我的眼睛视线也模糊了,只看到一林枫树全都烧成了绯红,最后挣扎的夏蝉也安静了。

咫尺之距

【一】

爸爸妈妈,大壮、宇……我与你们一直只隔咫尺之距,只是你们看不见。

我能够感觉到身体好像失重,慢慢浮空,离开了地面。我看到枫树林长椅上“安睡”的我。我成了灵魂吧,也许是的。我想回到我的躯壳里,可是没有用,它开始排斥我。后来,我看到了爸爸,他找到了我,抱起我的躯体泣不成声,雨也更着唏嘘,落满了爸爸快要灰白的头发,我想走过去安慰爸爸。可是,没有用,我根本触碰不到他,我的声音他也听不到,我只能无奈的呆呆看着,泪流满面。

妈妈看到了抱着我的爸爸,晕倒过去了几次,每次都是刚一醒又晕了过去。吃饭的时候,妈妈喜欢将我的照片拿出来,放到属于我常吃饭的位置上,然后夹菜缓缓喂到我的照片前。

“卷默,听话。快点多吃些,这样才能健康。”妈妈又是一阵哭一阵笑。

爸爸只是站在窗前抽烟,一根接着一根,烟灰缸里的烟头已经满得盛不下。我摸着眼泪,对不起,爸爸妈妈,其实我与你们只隔着咫尺之距,只是你们看不见。

我安慰的话语,只有我自己听得见,悲伤的浪潮捂的我的心喘不过气来。

【二】

出殡的日子在夏末秋初。阴阴、宇、大壮、馨他们都来了。身着着白衣,空气也被泪水给浸湿。让我不禁驻足,馨很开朗和坚强,第一次看见她哭得全身颤抖,软瘫在地上,对着天空呼唤着我的名字,我可以听到,但我的回应,馨你听不到。大壮的眼睛也浮肿了,阴阴的声音也哑了,我喜欢的黄莺不见了。宇今天没有戴眼镜,泪痕也是清晰可见。我的骨灰按照我日记本上的意愿被洒在了有风的枫树林里。哪儿很寂静,来年,我又可以听到夏蝉的歌声。

大壮当即打开了信封。

“小熊维尼。

哈哈,你不能够再哭的,因为你说过你是我们四个人的保护伞,你应该表现的比我们都要坚强才行。以后卷默小调皮下,要离开四人帮组合了,对不起,大壮要记得每年夏天要来枫树林看我,不然卷默会很孤独。”

“我会来看你,卷默,大壮下不为例,不会再掉眼泪。”大壮将信封捂在怀里,强拧出笑容,泪痕却铺满了笑容。

阴阴回到家,将信封直接放到了精致的瓷花盆里,覆上了泥土,然后抱着花盆,泪珠断线浸湿了泥土。

“嘿嘿,阴阴,我太了解你,所以我在你的信封里没有写一个字,只放了一颗向日葵的种子。阴阴以后生活要满怀希望的笑着生活,处处都是艳阳,跟着向日葵微笑的方向,阴阴寻觅希望的脚步,不会迷路。”

我站在阴阴的身旁,望着她的乌发黯淡了,我转身离去,没有回头。

因为我要阴阴好好的,她小时候父母离异,内心承受的伤云太多。17岁的天空,不需要她再承受太多。

“阴阴,忘记我,幸福下去。”

馨骑着银白色的自行车疾驰着。我坐在她的身后,没有重量,如空气,馨感觉不到。来到了海边,碧蓝的海水亲吻着银白的沙滩,本是美好的。一向快乐的馨跪在沙滩上,任由海水浸湿她心爱的百褶裙,她抹着眼泪,沙子把她装饰成了小花猫。我用灵魂的灵力改变了信的内容。

致最好的朋友:

谢谢你给我求的日记本,真的很神奇,其实默默我一直在馨咫尺之距的地方注视着馨哦。海水很蓝,沙很白,这里真的很漂亮。馨不是我们的开心果吗?所以那就笑吧。这样默默我在另一个世界才会快乐。还有馨,卷默以后不在了,我的小狗旺财就交个你了哦,不许不答应,不然我就……就,哈哈,词穷了。

馨,再见了。来年,夏蝉鸣有我为你唱歌。

“默默。你真的在我身旁看着我吗?那就不要当缩头乌龟,勇敢出来见我们。”

“为什么不回答,回答呀!”馨低着头,手里紧紧拽着信。

“默默,或许你的回答我们听不见吧,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吗?”馨猛身站了起来,赤着脚跑到海的边缘对着一望无际的大海放声高喊:“卷默,你也要幸福,我永远的朋友。”

又看见馨笑了,我站在滩前,同样面朝大海呼喊着馨的名字。

【三】

宇手里捧着书走进枫树林,我坐在远处的木椅上等待他慢慢走近。宇坐到了我的身旁。未打开信,宇就哭了。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宇哭。他总是在我们遇到挫折的时候安慰我们,或许他这样的性格,心里承受的苦亦有很多。我又改变了信的内容。

致最好的朋友:

谢谢宇教卷默写诗,宇是个很有才气的人哦。你的诗写的真的很好,为梦想,你一定要坚持下去,无论未来是否刮风下雨。嘿嘿,这次轮到我来给你讲道理了。以后心里的秘密压抑在心里太多可不好,多向大壮、阴阴、馨他们倾诉。或者,也可以常来这里哦,卷默可以做一个合格的倾听者。

“傻丫头。”宇将信塞进了书里,在树荫底下看着书,为着梦想,为远方奋斗。

一年时间过去了,又是夏天。枝上的夏蝉又开始吟唱。妈妈的气色好了很多,和爸爸准备出去旅行,我目送着他们离开,只有祝福,和岁岁牵挂。大壮、阴阴、宇、馨都来到了枫树林,他们都是带着好消息而来,他们都考上了他们各自理想的大学,而且在一座城市,那里是一个只有盛夏的城市,蝉鸣不绝。

“爸爸妈妈、大壮、宇……我与你们一直只隔咫尺之距,虽然你们看不见,但我们的心彼此想通。”

治疗癫痫有效的偏方是什么
癫痫病急救药物效果如何
河南癫痫病的治疗医院

友情链接:

户枢不蠹网 | 哈尔滨按摩招聘 | 符医天下 | 常识题及答案 | 海水珍珠项链 | 真灵九变顶点 | 纸板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