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哈尔滨按摩招聘 >> 正文

【春秋·小说】发情节快乐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小强是条狗,是条乡下的柴禾狗,而且是一只发了情的狗。狗只有在发情期头脑才是清楚的。因为强大的荷尔蒙让他异常的兴奋,让他跳出了院墙,来到广袤的原野。

动物是用气味认识世界的,只有人才用眼睛。发情的狗是有思维判断的,他会用鼻子分辨世界的。所以小强来的原野时,是一直低着头的。这也太怪了,扑出小强鼻里的除了令人作呕的雄性荷尔蒙外,一点也嗅不到香气馨人雌性味道。于是小强跳到高处,随手抓了一把空气,气味跟底下差不到那去。不过强烈的雄性荷尔蒙味道中还是裹着一丝非常朦胧的雌性味道。这味道实在有些怪怪的,根本分不清是京巴还是腊肠或是沙皮,尽管如此,但他坚信不远处有一条雌性狗儿。

他顺着味道向前跑着,味道越来越浓厚,但还是很朦胧。味道就在一大坨黑东西面前终结了。小强很沮丧,原来是头大黑母猪,乳房肿得像身上挂满了气球,怪不到味道很奇异。

“嘿嘿,又来一只,坐会儿聊聊吧。”黑母猪笑着对他说,小强没有回答。

黑母猪又说:“对不起,俺洒泡尿。”说着便当着小强的面洒了起来。

小强本能地后退了一步,黑母猪说:“吃了没有,发情期是很消耗体力的,要多吃点,我都吃了七顿了。”

黑母猪转过了身体,她那像小山一样的臀部正对着小强,小强很愤怒,抬起脚向那松散而又硕大的臀部恨恨的踢了一脚说:“你该吃瘦肉精了。”黑母猪哼哼地问:“什么意思嘛?”小强没回答便跑开了。

小强若有所失地坐在一棵大树下,一只灰白色的猫从树上跳了下来:“嗨!小强大哥好,发情了吧。”

“嗯,你们呢?”

“还早,我们猫咪还得一个月。”

小强没有说话,只是呆呆地坐着,灰白色的猫觉得没趣便对小强说:“小强大哥祝你发情节快乐,我走了。”说着便跑开了,可能跑了二十多米或三十多米,猫又回来了,他跑到小强面前说:“你看我这个人,屁股大连心都掉下来了,专门来给你说话,却给忘了。”小强哦了一声盯着那猫看,猫又说:“十村八店的狗都去城里过发情节了,你还蹲在树下干什么啊?”

“上城里过发情节?”

“你孤陋寡闻,时下不缺吃穿,大家都在追求精神方面的东西,今天我看见金莲领着小霞、小兰几个向城里方面跑,她们说去城里过发情节。”

“噢!是这么回事啊。”

“嗯,是这么回事,只有笨狗才在乡下过发情节。”说着便跑开了。

小强决定进城,因为他不是笨狗,再者这乡下连一点雌性的气味都没有,过屁上的发情节啊。

小强知道夜晚有灯光的地方就是城里,他拼命地向灯光那里跑去。

汽车飞驰地从他身边跑过,一辆车停在不远处,那司机伸出头来骂道:“狗东西,找死啊。”小强知道这里很危险,但他很彷徨不知该怎么办。这里墙角下的一只老母狗向他招手:“喂,这边来,这边来。”

小强跑了过去问:“大嫂叫我吧?”

老母狗说:“一看就是乡下的柴禾狗,连路都不会走。”她接着又问“你是进城走亲戚,还是迷了路?”

小强说:“没有,没有,这不是过发情节吗,大家都进了城,我也……”“噢”她的延续声很长,“俺老了,不中用了,连发情节都忘了。”

小强问道:“大嫂,这是城里吗?”

“才不是哩,在三环外,算郊区了,不过这里比城里安静。”

小强和大嫂聊了好半天,老母狗对乡下的情况很感兴趣,问这问那,小强执意要进城,但老母狗执意要小强让陪他说话。小强有点烦了,愤愤地说:“大嫂,都什么时候了,发情节瞬间即逝……”

那老母狗说:“小伙子,要不是俺今天腰有些痛,俺就陪你过发情节。要么等明天腰稍好的,俺就陪你。”

小强心中骂道:“啊呸!臭不要脸的东西,老不正经的东西。”虽然如此但小强不好发作,大嫂毕竟是城里的狗。他只好连哄带骗地说:“我和村里的小霞、小兰都约好了,她们在城里等着我哩。”说着便撒腿跑开了。老母狗还有后面喊着,但小强听不清她喊的什么。

小强终于跑进了城市的中心,这城市实在太繁花了,繁花得令人难以置信。空气中充满着令人如醉如痴地沟油的味道,还有那光怪陆离的一切。

丰富的物质生活将这里精神生活的多样性反映得淋漓尽致。公园的白天是人的好去处,到了晚上便是狗的乐园。小强冲进了公园,在门口的附近处一群狗绕着转圈,有一只向小强招呼:“来吧,跳园圈舞。”小强很有礼貌地摇了摇手说:“对不起,俺乡下来的,不会跳这个。”那狗一边跳着一边说:“哦,很简单的,一学就会。”但小强没有加入,只是向公园的纵深入跑。

一阵喧嚣将他吸引了过去,哇!是他们村上的小霞正和一只大白狗交配,周围观瞻的狗们向他们不停地祝贺。“一二三,加油干。”“三二一,好像的。”正在交配的小霞不失风度地向大家还礼“谢……谢……谢,谢大家光临。”小强喊道:“小霞,加油干,我等着看你的狗宝宝。”可能太喧嚣,小霞没有听到小强的声音,她非常投入的交配着,一会儿掌声响起,又一会儿嘘声响起。

小强被公园的气氛弄得十分的亢奋,他走到一只腊肠小母狗面前:“嗨!美女,发情节快乐。”那腊肠小母狗也很亢奋,她高兴地对小强说:“你也快乐。”他们开始相互嗅起来,小母狗对小强说:“一听口音就知道你是乡下来的,不过,味道还不错。没带骨头吗?”

小强说:“城里人还稀罕骨头?”

“哈哈哈。”那母狗笑了起来,“骨头是一种文化,是一种精神。发情节没有骨头那行呢?”

小强多少有点意外,那母狗又说:“去找块骨头吧,凯宾斯吉饭店门前的垃圾桶里有的是,而且都地沟油泡过的。快去找块吧。没有骨头别人会以为你没有文化。”

当然小强不愿做一个没有文化的狗,于是他顺着母狗指的方向跑去。他跑着跑着,突然听到有人喊:“帅哥。”小强没敢回答,因为他一时没有听清是叫帅哥,还是衰哥。后来那人又喊了几声,小强终于鼓起勇气跑去,噢,原来是条贵妇人小母狗。他们打了一下招呼便开始嗅起来。

这贵妇人小母狗的味道确实不错,很符合小强的择偶标准。不过,她身上有一股强烈的福尔马林味不仅令人作呕,而且像一根木棒一样不断敲击小强的头部。

小强很难为情,那贵妇人小母狗说:“没办法,我家主人是公安局长,每到发情节的时候,他会给我身上洒上福尔马林,目的是让我失去交配的机会。”说着贵妇人便眼泪汪汪地哭了起来。

小强的心头突然燃起一种非常冲动的恻隐之心,他安慰道:“没事,没事,无论如何,发情节应该是快乐的,俺来陪你。”

“你不去找骨头?”贵妇人小母狗问。

小强手风度翩翩地鞠了和个躬说:“不去了,那个没意义。即使地沟油的泡过的骨头也代表不了真执的感情。”

“哇!好感动啊。你的话已经代表了文化,外在的东西代表不了内在的素质,就是那地沟油里泡过的骨头,也不能替代气味的相投。”

于是他俩开始慢慢地走动起来,他们谈人生、谈理解、谈文化、谈气味。越谈越投入,越谈气味越机投。

那贵妇人说,主人给她身上洒福尔马林的意思是让她保持贞节,为县长家的那条藏熬保持贞节。贵妇人很愤怒地说:“那藏熬根本不是狗,它的味道更接近猪,味道不仅令人作呕,而且令人恐惧。每当和那在一起时,我都吓得失禁了。”

小强听也很愤怒,他说:“人啊,简直就不是人,藏熬能和我们交配吗,如果能交配的话,为啥他们床上不睡头老母猪呢?哈哈哈。”

贵妇人也笑了起来,那小强越说越得意,“我们村子里那头老母猪也发情了,到处发散气味,连小猫松鼠老勾引,这老母猪估计跟人差不多,要么我介绍给你家主人,让她当你的主妇。”

“哈哈哈”贵妇人笑了起来,“还真像,我家的主人也像头猪。”

他们边说边溜,不觉到了郊外。这圈溜达让福尔马林的味道淡了许多。一只沙皮跑了过来嗅了一下他们说:“真是天造的一对,就是福尔马林味道太重,这福尔马林是生命的终结济,它会让你变成僵尸的。”吓得贵妇人娇滴滴哭了起来。沙皮忙说:“别怕,别怕,我只是听说而已。”

小强对沙皮说:“还好我能忍受。”

那沙皮深吸了一口气说:“在这方面,我们应该向你们乡下狗学习。”接着沙皮煞有介事地说:“良辰美景‘明月何时有,把酒问青天’,哦不对‘明月松间照’也不对,应该是什么花什么摘,无待什么就空摘枝。唉不谈文学了,你们还是交配吧,我来喝彩。”

沙皮这么一说,小强和贵妇人都亢奋起来了,沙皮喊到:“上,上,上,前腿弓,后腿蹬,腰要用力,嘴不能闲着。”

小强几次没有成功,因为这福尔马林虽然淡了,但威力还是不小,总是将他从贵妇人身上打将下来。

“沙皮,这样不行。”小强和贵妇人几乎同时说,沙皮绕着他俩转了两圈,便说:“唉,可怜的孩子。”便走开了。

贵妇人说:“对不起小强,可恶的主人,可恶的福尔马林。”

小强说:“没啥,等明年发情节,我还来看你。现在送你回家吧。”

他们悠闲地走着,小强说:“应该给你送块骨头。”

贵妇人说:“整天在家里吃肉我都腻了。”

小强笑着说:“其实吃肉是一种痛苦,只有啃骨头才是我们的快乐,肉吃腻了俺请你去乡下吃杂粮,老母猪那里有很多的杂粮。”

突然传来一阵叫骂声,贵妇人本能地嗅了嗅,“不好,是我家的人主,快跑。”她向小强叫喊道。小强想,是主人就应该打个招呼,是用“嗨”还是“哈罗”或者“你好”,他一时拿不定主意,突然几声枪响,小强便停留“嗨”、“哈罗”和“你好”的混沌中。

第二天,小区旁躺着一条中了弹的死狗,他就是小强。也就在这一天,全城以公安局牵头开展了大规模的捕狗活动,小兰死了,小霞死了,那只和小强招呼过的沙皮也死了,就连郊区的大嫂也死了。

村子里只有金莲逃了回来,她使终无法明白,文明之下为什么有如此的血腥,和谐之中却暗藏着杀机。也许只能明年的发情期再想这个问题了,因为除了发情期,狗的大脑就是放大几百倍也还是空空如野,不会想问题,也不会有思想,更不会有文明的追求。

邵阳小儿癫痫病医院
小儿癫痫病能否被治好
湖南癫痫病最佳医院

友情链接:

户枢不蠹网 | 哈尔滨按摩招聘 | 符医天下 | 常识题及答案 | 海水珍珠项链 | 真灵九变顶点 | 纸板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