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河南护理专升本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亲爱的家乡(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百合庄村是柿树县出了名的贫困村,多年来政府没有少下劲扶持村子,可村里的面貌一直没有改变过来。这不,村里的年轻人一个个走出村子外出打工了。

岁末,荷花与池塘从镇上的车站一路走到家门口,边给丈夫说话,边开了大门进了院子。荷花还想说些什么,池塘把肩上的大包小包放在飘着雪花的地上手一抬,说:“等等!”他瞪大着眼睛在她脸上晃了两晃,一本正经地问:“你的嘴呢?”

荷花粉兜兜的脸瞬时变得寡白,惶恐地说:“俺……俺……俺嘴没了?”

“没了。”

“哎呦,那可咋办?”

“别急,想想看,你到车站接俺的时候,有嘴没有?”

荷花不好意思地说:“俺……俺是照着镜子在嘴上抹了一点口红,才急匆匆地去接你的。”

“那你再想想,嘴是啥时候没的?”

荷花认真地说:“俺接到你一路给你说着话,你像个闷葫芦一句话也没有,俺拍了一下你的胳膊说,死鬼,你可回来了,再不回来非要去找你不可。你在家的时候,俺不就是嘴碎嘛,说你只会土里刨食,看看人家男人都到南方打工去了。媳妇在家有钱花,吃香的喝辣的,穿金的戴银的。俺跟着你吃不上好的,穿不上花的,戴不上银的。父母年迈多病,总得有钱治病不是?孩子上学总得有学费不是?咱总不能老是上嘴唇挨着天、下嘴唇挨着地,张大嘴向人借钱不是?你就恼了,一怒之下拍拍屁股南下了,撂下俺、孩子和两位老人。你知道俺有多艰难?”

荷花难过地接着说:“虽然俺在家有你按月寄回来的钱,俩老人也有了一点看病钱,孩子学费不用愁了,可俺有多累心里有多苦,你明白不?俺怕你嫌弃俺是个小学三年没上完的女人,在外面再勾搭上一个女的不要俺了。俺那个后悔呀,能对谁去说?哎呦,羞死人啦!主要是俩老人突然有个病,孩子突然有个头疼脑热的往医院发落的时候;主要是那凄风苦雨的夜晚,孩子在学校住校不回来,俺孤零零地躺在床上翻烧饼的时候。俺泪水不敢当着别人流,夜晚俺泪水把被子和枕头都湿了大半截子,你知道不?俺那后悔呀,俺都想了一百遍、一千遍、一万遍了,这哪里像个家呀?俺再也不对你嘴碎了,俺再也不惹你生气了,只要你守着俺、孩子和两位老人,生活再清苦点,俺也愿意了!”

听着荷花说话,池塘先是笑着,后来脸上就没有了笑容,渐渐地变成了一脸严肃,再后来那脸上的颜色已经无法形容。他本来是昂着头的,后来头就低了下去。

他把手一抬,嘴里奔出一句像是从五味瓶里跑出来的话:“别、别说了!”

荷花停止了说话,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瞪着眼看着丈夫,心想,俺又错了,惹丈夫生气了。他一生气出去就是几年,不会再生气又走吧?她心里顿时有了十分的不安。

池塘起初离家出走的时候,是带着情绪走的,可看了外面的世界才明白外面的世界与家乡的差别太大了。他在南方一边打工一边思考着,作为一个男人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吃好的穿好的戴好的,让老人安度晚年,那还叫男人吗?于是他拼命地打工,拼命地赚钱,按时给女人寄钱。本来他想这样就是个男人了,可现在听了媳妇的一番话,他又想,作为一个家乡的男人,仅让女人、孩子和老人在家有好吃的好穿的还不够,只有利用家乡的山和水以及肥沃的土地富裕起来,与妻儿老小在家乡安享天伦之乐,那才是真正的爷们儿!

池塘郑重其事地说:“荷花,对不起!俺让你在家受委屈了。俺答应你,明年俺与咱们家乡的男人们再在外面干一年,尽快学会真本领,俺们都回来不走了。不仅让你们在家吃好的穿好的戴好的,还要让你们在家住好房,出门坐好车!”

荷花惊喜地追问:“真的?”

池塘十分坚定地说:“真的!”

荷花眉飞色舞地抬起手捂着嘴笑道:“哎呦,那太好了!”她恍然大悟,“哎,俺的嘴……不就在嘴上吗?”

池塘笑着说:“俺下车到现在你就叨叨叨的,嘴嘟噜着地了。”

荷花不安地说:“你还是怪俺嘴碎呀,中,俺今后不嘴碎了,俺一定改了这毛病!”

池塘翘着大拇指笑着说:“外出打工不是根本办法,治不了咱们的穷病,回来建设家乡让全村人富起来,那才是正理,还是你嘴碎好!”

荷花脸上又有了喜色,说:“你不怪俺?”

池塘脸一沉,说:“当然怪你!”

荷花心里咯噔了一下,问道:“俺又咋了?”

“你的嘴真的没了!”

“俺嘴咋又没了?”

池塘猛地将妻子抱了起来哈哈大笑道:“你的嘴跑到俺的嘴里啦!”

荷花开心地笑道:“哎呦,你这死鬼!逗俺……”

自从俺儿子池塘被俺百合庄村里的人选上村委主任后,他爸的眉头就没有展开过,老是说心跳得厉害。

池塘从南方回来,赚了一大把子钱,还带回几个南方的朋友,开发村中的旅游。他又通过各种渠道做工作,让村里在外打工的男人们也一个一个渐渐回到村里来,一起建设自己的家乡。仅用两年时间,村中道路通了,清澈的金鸡河上有了漂流的笑声,白马潭边匡庐瀑下人头攒动,绿竹林里琴声荡漾,农家院里欢声笑语饭菜飘香。这不,今年村里选村干部,村民们就把池塘选进了村委,成了村委的头头。

池塘在外打工那几年,俺和他爸岁数大了,又时常担心他在外边不学好,一来二去他爸的身体真的有了毛病。这样一来,家里家外全凭媳妇荷花张罗,又加上孙子还小,可把媳妇荷花给忙坏了。三年前,家里盖楼房,工人要这要那,荷花跑上跑下,借这借那,忙得像个陀螺。一天傍晚,天降暴雨,荷花让我在屋里照看病床上的他爸和孙子,她自个儿忙里忙外,搬运建筑材料,遮盖建筑材料,被雨淋得像个落塘鸡。雨停了,她高烧不下,又吐又泄,脸像罗面纸一样白,腿成了蒜辫子。我和他爸看在眼里,干着急没办法。还是荷花自个咬着牙坚持走进村子里的卫生所,输了一天的液体,病才见轻。回到家,俺发现荷花躲在暗地里掉眼泪。

那年春节池塘从外地回来,俺偷偷在池塘的窗户外听他们的悄悄话,荷花那个娇骚话,哎呦喂,大牙都要酸掉了,身上扯起鸡皮疙瘩。池塘回家建设新农村,荷花甭提有多高兴,嘴里时常哼唱小香玉那几段唱词。他爸身上的病也似乎好多了,下床走路,腿也轻了,脚也快了。

可池塘当了村委主任,要给村里建设啥文化大院,建设啥健身休闲区,说要全面提升农民的综合素质。他爸老是不高兴,老是说心跳得厉害。他说池塘在南方多年,保不齐身上要染上一些坏习气,说他已经听有村民风言风语“人以当官就学坏”。早上天不明池塘就出门,晚上天黑定池塘才回来。他爸在他面前唠叨啥,为人要正派,为人要公道,为人心不能黑了。池塘总是嘻嘻哈哈说“知道,知道”,人就跑得没影了。

一天晚上,他爸颤颤抖抖从池塘的房间出来,脸上气得像块黑布,眼睛和嘴巴抖擞得歪斜,冰凉的手拽着俺就往池塘的房间走,在池塘的床上放着一个大帆布包,里面全是一整沓一整沓百元人民币。荷花傻愣愣地坐在床头,他爸问:“这咋回事儿?”媳妇泪就滚了出来,说:“俺不知道啊。俺从柜子里翻明天的换洗衣服,就看到了这包钱。”他爸惊慌失措地说:“俺看了就傻眼了。他娘,咱去报案吧。”俺说:“可不敢,去了,娃子就会被带走。娃子走了,咱这一家子就塌天了,媳妇荷花就更苦了。”他爸满脸老泪,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几天后的阴雨天里,纪检委来了几个人,找池塘和村里的干部,他们都不在村里。向村民们打听,有的说不知道去哪里了,有的说可能是携款外逃了。

他爸再次躺倒在床上,老泪总也擦不干,不吃不喝也不睡觉,老是说心跳得厉害。荷花默默地伺候着他爸和俺,还得照看着刚上小学没几年的小孙子,背地里也暗暗落泪。

雨下个没完没了,像老天拧开了水龙头不住点的往下浇。房坡上长出了绿芽芽,房前屋后的山坡上长出了狗尿苔。

旅游的人还是有增无减,老的少的,男的女的,花花绿绿,五彩缤纷。金鸡河上,一组组漂流者,荡起水波,笑声仍是那么的脆。白马潭边匡庐瀑下,写生的,照相的,涉水的,观光的,仍是那么的生机勃勃,青春澎湃。绿竹林里,琴声摇曳,如瑶池仙声,隽永而高雅。农家院里更是火爆,像千年的中国梦在这里升腾跳跃。

夜阑人静,篝火晚会渐停的时候。突然,池塘回来了,满脸青春的笑容。他身后是几个村干部和纪检委的干部。

池塘一边给大家让座,一边对他爸说:“爸,让您和娘及家人担心了。这几天,俺和村干部都到市里谈项目去了。咱们村的文化大院和健身休闲区建设项目全谈妥了,明天他们的施工队就开始进驻咱村。”

纪检委的一名领导上前拉住他爸的手说:“老人家放心吧,你的儿子和这几个村干部都是好样的。我们来给他们澄清一下,还他们个清白身子,那一包钱全是用来搞村里建设的,是正公正道的钱。”

“爸,别看俺整天在您面前嘻嘻哈哈,您的话俺都记着呢。”

他爸听了,一下子从床上折起身子,坐到了床边。似乎年轻了许多,愣了愣神,皱了皱眉,拍了拍身,笑哈哈地对大家说:“俺咋仍是心跳得厉害?”

土地是百合庄村最后一个在外打工的男人,这不也回来了。就在秋天到来的时候,不知池塘弄啥方法要土地从海外打工回来了。

土地站在秋天的蓝天白云下,看见了国红。国红就在自己家的院子里洗衣服,仍像秋天里的宴国红柿子,红亮红亮,依然漂亮美丽。国红抬头看见了土地,笑了,问:“回来了?”土地笑了,答:“回来了。”

猎豹从上房屋蹿了出来,后面跟着国土。国红是猎豹的媳妇,国土是猎豹的小舅子,柿树县国土资源局的土地执法监察大队副大队长。那年池塘当选村支部书记之后,猎豹就当选上了山俊水俏土地肥的百合庄村村委主任,他还是百合庄赚了大钱的机砖场场长。

今天,国土给姐夫说关闭机砖场的事儿。夏天的时候,一场大雨把百合庄河滩边的百十亩地冲成了乱石滩了,机砖场占的四五十亩黄土地得恢复成耕地。他们吵崩了,正好土地来了,他们就走了出来。这时,池塘也来到猎豹家。

猎豹没有正眼看支书池塘,只是瞪着眼对土地说:“回来了好,跟着老子一起办砖场去。”土地笑了笑,既没点头,也没摇头,一闪就走了。池塘也跟着走了。

土地和猎豹、国土是从小赤肚子耍水长大的,是最好最好最好的三个朋友,被称谓百合庄铁三角。土地到海外打工走时把女朋友国红托付给猎豹,说:“帮兄弟一个忙,等兄弟和国红成亲生下孩子,就让孩子叫你干爹。”

可是后来,猎豹骗了国红,软硬兼施,国红就成了猎豹的老婆。国红写的信土地接到的时候,土地正在海上打鱼,他眼前一黑,就从船上落到了海里,是工友们救了他。

国土追了过来,说:“土地哥,咱把河堰打起来吧?村民和我去给猎豹说,他不管。那可是一百多亩地呀!”土地站住了,看了看国土的脸,又看了看微笑着的池塘,坚定地点了点头道:“中!”

土地把他这些年在外打工赚的钱,三分之一用在了打河堰上,三分之一用在了拉土垫治河滩这一百多亩的地上。还有的三分之一钱,他说:“这是今后的发展资金。”

就在土地和国土带领着村民打堰治地的时候,猎豹出事了。他的砖场被县国土资源局土地执法监察大队查封了,因他打伤了执法人员,还有行贿受贿问题,人也被公安带走了。

临走时,国土拍着胸脯说:“大丈夫不做暗事儿,姐夫,是我告了你,因为你不丈义!”池塘也黑着脸说:“还有我。”猎豹苦笑了笑,转身对土地说:“俺再把国红托付给你了。”土地响当当地排着胸脯说:“你放心,谁叫咱们是兄弟!”

在村支书池塘的支持下,国土以驻村扶贫第一书记的身份,在百合庄主持召开村民选举大会,村民全票选举土地为村委主任。土地当选上村主任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拆除砖瓦窑场,恢复耕地。他这样做,断了村民的财路。村民就反对,就大吼,就说:“他奶奶的,俺们能让你上去,就能把你拉下来!”村民们的愤怒声音,铅云一样隆罩了百合庄的天空。

池塘和土地召开了村民代表大会,国土也参加了会议。会议之前,池塘和国土没少给村民们做工作,情绪激烈的几家,他们是挨门挨户去做工作。池塘说:“咱们的土地是有限的,再让机砖场的砖机吞噬咱们的土地,咱们将无地可耕,咱们将无粮可食。咱们要站在科学发展观的高度,科学的利用咱们有限的土地。咱们要调整种植方法,咱们要建生态园,建观光农业园,让城里人给咱们送钱。咱们要建起一座山青水秀地肥的百合山庄。同意的,请举手!”手都举起来了。土地看到,国红的手举得最高。

土地首先把他剩余的三分之一钱拿了出来,接着国红把她家这些年办砖场赚来的钱也拿了出来,村民们把这些年在砖场打工挣来的血汗钱也纷纷拿了出来。很快的,观光农业园建成了,无公害蔬菜基地建成了,休闲渡假山庄建成了。

儿童癫痫病怎么引起的
癫痫病会影响患者的智力吗
癫痫大发作后的危害

友情链接:

户枢不蠹网 | 哈尔滨按摩招聘 | 符医天下 | 常识题及答案 | 海水珍珠项链 | 真灵九变顶点 | 纸板建筑